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生资讯

阳泉“老漂族”,你在他乡还好吗

阳泉市政府 www.zjnbouwei.com 2019-08-17 06:30 来源:阳泉晚报 放大 正常 缩小

    64岁的王小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杭州定居,二儿子在上海定居,自大儿媳怀孕以来,家在城区义井村的她,就开始了10年的“三地跑”生活。

    本该在故土安度晚年,但为了照顾晚辈漂泊异乡,像王小玲这样随子女从外省市的农村或城镇到现居住地短期或长期生活的老人不在少数,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老漂族。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老漂族”群体不断扩大。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我国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为照顾晚辈的比例高达43%。

    在阳泉,也有相当数量的“老漂族”。他们在异乡的生活状态如何?让我们走近他们的生活,感受“老漂族”真实的喜怒哀乐。

    1 在大城市也能过好小日子

    对于网络上流传的“老漂族”的生活窘境,王小玲觉得那些问题在自己这里不存在。而说起和两个儿子在异地的生活,她的话语里流露出的也尽是满意。初到杭州时对道路不熟悉,不管去哪,儿子、儿媳都会带着自己去,儿子还耐心地教会自己使用移动支付,慢慢地,自己想去哪里都行,这座城市也不再显得那么陌生。“现在的形势和以前不一样了,老年人不应该还是像以前一样,想法一成不变,而是应该适应环境,让思想跟上潮流。”王小玲说。

    说起和两个儿媳的相处,王小玲说:“现在的年轻人工作那么辛苦,星期天需要睡懒觉,我觉得也没什么。两个儿媳妇分别来自湖南和河北,她们会和我一起操持家务、做饭。湖南人爱吃辣,儿媳妇做饭时也会考虑我的口味,做一些不辣的菜。要说住在一起没有一点矛盾也不可能,但是我这个人心大,宽容的时候多。年轻人在改变,我们也在改变,互相理解是最重要的。”

    王小玲说,自己在异乡时除了帮着做家务、带孙子,空闲时间也会去公园遛弯、与邻居闲聊。自己之所以愿意“漂”着,除了抱着“能帮一点是一点”的想法,为孩子们减轻负担,还因为自己对他们的需要与依赖。

    王小玲来自城区义井村,她和老伴两人没有经济来源,一个月的收入只有800元。王小玲患有骨质疏松,一个月光买药就需花费500余元。去年,孩子们花13万元为王小玲做了膝关节置换手术。“自己在异地的吃喝拉撒都是由孩子们出钱,平时他们还经常带自己去周边地区旅游”,王小玲觉得儿子的付出不比自己少。

    王小玲在阳泉有七八个要好的姐妹,老伴有时候与自己结伴同行,去外地照顾子女,有时独自在家乡。王小玲经常通过手机视频与家里人联系,她认为这种方式比在同一座城市见面还要方便,所以也就不会想家。今年暑假,王小玲带孙子回阳泉上幼小衔接辅导班,8月下旬再一起返回杭州。除了接送上下学,她每天光给孙子辅导功课就要耗费几个小时。可是总结自己的“老漂”生活,王小玲表示“乐在其中”。

    “老漂族”要想真正快乐起来,首先看个人。快乐与地域无关,个人如果没有良好的心态,即使在家乡也难免会有烦恼。因此,“老漂族”应该进行积极的心理调节,培养兴趣爱好,走出固有的生活圈子,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给自己“找乐子”。

    其次,社会应该给予“老漂族”真正的接纳,正确看待这部分人群。“老漂族”之所以会产生,其根本在于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念,老一辈人始终将照顾下一代视为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时候,我们不仅不应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发出所谓的“怜悯”之声,反而应该尊重老人的选择,充分考虑其物质、情感需求,并将他们的付出作为小辈最应该尊敬和感激之所在。毕竟,“老漂族”可能会累,但他们并不惨。

    2 子女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新生代流动人口中,80后所占比重为35.5%;其次是90后,占24.3%。由此可知,青壮年是流动人口的主力军。

    今年34岁的聂彦玲是一位典型的80后,目前在太原从事销售工作,她的孩子自出生后,全靠母亲在太原帮忙照看。

    问及是否真得需要老人的帮助,聂彦玲说,这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而是所有80后必须面对的压力。现在大多是独生子女,我们不去上班挣钱就养不了小的,更没办法照顾老的。如今,孩子早教成本高,生活方面还有各种支出。如果找保姆带孩子,自己又觉得不放心,害怕影响孩子的成长。

    让父母离开阳泉与自己一起生活,并不只是为了让老人帮忙带孩子,也是为了便于照顾老人。聂彦玲说,自己早就想好了,将来把父母都接到自己身边,与自己长期共同生活,安享晚年。

    聂彦玲平时工作特别忙,除了拼命赚钱,她还会学习一些关于亲密关系的课程来提升自己。“一个智慧的女人可以旺三代。因为有我在,才能把家里的关系处理好,所以我们的家庭非常和睦,我觉得让父母来太原生活没什么不好。”聂彦玲说。

    随着生育政策的调整、育儿方式的日益精细化、养育成本的日益升高,让“老漂族”成为宝爸宝妈们的客观无奈,更是新一代年轻人担负责任的客观需求。作为子女,应该对随迁老人尽孝道,给予更多关爱。建立和谐健康的家庭关系,对随迁老人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沟通,尤其是在对下一代的教育方式上,适当听取老人的经验,才能让“老漂族”找到存在感,让“漂泊”的心有归属感。

    3 让“老漂族”老有所“医”

    对“老漂族”来说,语言沟通、生活方式、城乡习俗、社会交往,会给他们带来或多或少的不适应;但与适应新环境相比,社会保障才是“老漂族”所面临的最大困境。

    54岁的郝丽平是阳煤集团的退休职工,随儿子在云南生活已两年。说起在异地的日常生活,郝丽平表示问题不大,但她最近却有一个烦恼。

    近日,阳煤医保纳入市级统筹,办理常住异地就医备案需要提供居住地暂住证或户口本,以及医保卡。“条件看似简单,但办起来困难。我就是为了去异地才办理备案,人还在阳泉,却需要我先提供暂住证或户口证明,光来回交通费就要一大笔钱,代价太高。”郝丽平说。

    市医疗保险管理服务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贾彬对此回应:“现在政策已经很宽松了,但按照规定需要提供相关手续,证明只是作为工作的一种依据,希望市民予以理解。”

    城市的核心是人,一座城市的温度与公共服务水平息息相关。“老漂族”的子女们为所在城市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他们的家人也理应享受到相应的福利待遇,应将“老漂族”纳入城市养老服务体系,使“老漂族”成为“老归族”。

    有的“老漂族”生病不敢上医院,因为害怕花费高,没法报销;有的被要求拿着当天的报纸合影并发回老家,相关部门确认后才支付养老金……如今,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情况随着异地结算等改革有所缓解,但如何完善养老、医疗保险全国联网,简化异地办事手续,为随迁老人提供更优质便利的公共服务,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郝丽平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在办事时灵活处理,对于我们这种情况,放宽至用子女的工作证明、社保证明、房产证明等替代户籍证明,消除我们与当地人之间尴尬的户籍差异。能够享受到与当地老人同等的福利待遇,我们也就能更好地融入城市生活。”

    对于一辈子勤俭持家的老人们来说,这些政策能让他们在异地生活得更为安心。而我们所期盼的,是这些福利能铺开得更快、更广些,免除“老漂族”在他乡养老难、看病难等后顾之忧。(张洁)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

秒速时时彩开奖记录